document.write('
')
您的位置: 主页 > 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是一首什么歌

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是一首什么歌

首届阿那亚戏剧节特邀剧目

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 全球首演

倒计时8天

戏剧是一种微妙的平衡体,灯光、音乐、台词和肢体,在舞台容器里不断溶解、对抗与周旋,它令人惊叹地调动着视觉与听觉,释放你从未想象过的情绪力量。

据说,音乐是戏剧的另一半灵魂,闭上眼之后,只有旋律与想象力在脑海中纯粹地回旋,因此音乐关于未来、抽象和自我的折射。一部好剧如何更深地触及灵魂?答案是:让音乐来吧。

对于戏剧作品的配乐,孟京辉一向眼光独到而品味挑剔,从摇滚民谣到电子音乐人,从早期《恋爱的犀牛》作曲张广天,到苍蝇乐队、青铜器乐队、邵彦棚、Novaheart、姚谦、李霄云、EB病毒乐队......这些顶尖于各自领域的音乐人,无不为孟氏戏剧注入更为丰富的审美层次。

此次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,张玮玮携手李鑫、丰玉程等现场演奏。一位忧郁的当代游吟诗人,一位思索电子音乐的吉他手和一位在古典与现代间穿梭的小号手,将为这场大戏带入怎样独特的灵魂?

/1

一场早有预兆

意料之外

多年之前,张玮玮告别蜂巢剧场和北京,他说:我会带着新的灵感回来。故事的伏笔就此埋下。

一去是漫长的十年,这是旧音乐衰落和新音乐崛起的年代,摇滚、民谣、电子、嘻哈,都在新的浪潮中改头换面。张玮玮在激流前的停驻有哲人般的味道,内向的探索赋予他的音乐与众不同的质地。

如今,张玮玮回来了,带着合成器、电子编曲软件和一颗永不停息的先锋之心。孟京辉说:做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的航母和战车吧,让我们追赶你去更高和遥远的地方。

三位风格各异的音乐人,有一颗相似的灵魂,出现在孟京辉的名单上,又恰如其分地遇上《伤心咖啡馆之歌》。或许是阿那亚的海风里有宿命论的味道,一场夏日惊喜正在预谋当中。

张玮玮

展开全文

张玮玮,著名独立音乐人,1970年代出生于甘肃省白银市。1990年代中后期,他与发小郭龙一起开始了乐手生涯。1998年,张玮玮来到北京,作为手风琴手加入兰州民谣传奇乐队“野孩子”。随后,他又先后加入了左小祖咒、美好药店等乐队,并加入了传奇乐队IZ。张玮玮的《米店》 、《花瓶》等作品已经成为中国民谣的经典之作。

李鑫 liiii

1999年接触西方摇滚乐开始学习吉他演奏,2003年驻上海发展至今,曾参与与组建乐队“蘑菇团””、“TripleSmash”、“Naughty Volunteer(俞思远)”“SROT”等,海内外演出逾千场。2009年 加入soma studio任编曲及唱片制作,现任“央吉玛工作室”现场团队音乐总监。

丰玉程

自幼学习音乐,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古典小号专业。从古典出发,他在各种即兴表演、氛围音乐、各国民族民间音乐中寻求自己的音乐可能性。他曾在沪上最高水准的爵士酒吧之一——棉花俱乐部驻场十余年,并参演众多艺术音乐节,如:法国里昂国际爵士节,芬兰赫尔辛基国际爵士节,日本东京帝国爵士音乐节等……

/2

跳出想象力

奇妙混搭

新的灵感与阵容,注定带来一场与众不同的音乐混搭。

在编曲上,这是一场注定挑战边界的奇妙之旅:轻盈跳脱的七拍子、充满未来感的合成器、奇幻瑰丽的南印度神话内核,无一不预示着先锋的感官震动。

而在器乐搭配上,崭新的可能性也在跃跃欲试:李鑫忧郁而迷幻的吉他,加上丰玉程悠扬旷远的小号,情绪流淌间,伴随着诱惑灵魂出走的旷远之音,是浪漫、孤独、自言自语,还是想象力的启程,一切要等你身临孤独外剧场,才会得到解答。

上一篇:黑神话悟空:新视频到底讲了个什么故事?
下一篇:哪吒活在3000年后会怎样?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脑洞有点大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