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.write('
')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张同学的直播,静悄悄

张同学的直播,静悄悄

  张同学需要初心,抖音也需要。

  作者:未未

  编辑:江岳

  01

  开播

  因为酷寒而越显寂寥的东北小村松树村,在距离农历春节还有10天的这个周六晚上,变得很“拥挤”。

  拥有1800万粉丝的网红张同学,在这晚进行了他的首场直播。他在2021年10月4日发布首条抖音视频时,还只是一个在城市开店失败、回乡养鸡也不太成功的中年男子。突然,流量选中了他,平均每天涨粉15万,他所在的松树村,也有了“象牙山”一般的意味。

  1月22日晚上,2000万左右的人涌进张同学的直播间,最高峰时,26.6万人同时围观着这位松树村男人的直播。

  热烈的气氛从一开始就有了。

  晚上9点,张同学穿着军绿色的大衣,坐在废旧的老屋里准时出现。无论是本人还是身后的背景,都和平时视频中一模一样。

  开播3分钟,直播间很快涌进10万人,人气冲上了抖音全网第一。评论区里挤满了欢迎的句子,大家如同老朋友一样跟他打着招呼。绚丽到略显夸张的“嘉年华”频频挤占在屏幕上——用户每送出一部嘉年华,需要支付的费用在4285元左右。

  尽管经历过媒体集中报道、粉丝扎堆探访等“网红”待遇,镜头前的张同学,还是略显生疏。

  比如他讲自己拍短视频的初衷是为了帮助乡亲,就像抖音slogan里说的那样——但他怎么也没想起那句“记录美好生活”,几次说错后,索性跳过了这个话题。

  比如打赏。对于大手笔刷嘉年华的粉丝,正常主播的做法是念出名字表示感谢。但张同学显然不太熟悉行情,在直播开始至少半小时之后,才开始念名致谢——当然他也没忘记一直提醒,“大家捧个人场就行了”。

  在这场如同发生在东北冬季炕头的聊天里,他谈得最多的话题是:初心。

  有些内容是早些时候他对媒体讲过,也拍视频澄清过的,比如没有团队,全是自己在做。显然,这是他最介意的质疑。在大众的朴素认知里,团队模式就是纯商业目的的。这样的认知,显然与张同学的“朴实”人设相悖。

  网红时代里,人设才是主播们最大的财富。

  他想要更自由,“想做自己的事,做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”。他拒绝了很多商业合作,比如MCN机构开出的500万、1000万甚至2000万的价码,因为一旦签约,他便会失掉选择的自由,“今天要你连个麦,明天让你配合拍个段子”。

  他想专注在农业方向。这也是为何他会成立自己的公司。具体来说就是卖农产品,先从家乡辽宁营口开始,之后陆续拓展各个农村。“不赚钱都行,我就是帮忙,大家可以监督我。”

  “本身就是土鸡,下好你的蛋就行。”他用这句充满东北乡间智慧的句子,最后总结了自己的立场。

  这场直播进行了一个半小时,全程没有连麦,没有主播发红包互动。除了对“初心”的反复强调,更多有趣的内容和花絮都是关于“二涛”,张同学在视频和现实生活中的发小。

  二涛起初没有出镜,在网友的千呼万唤之下坐到了镜头前,但依然言语不多。他被张同学爆料,一天要上12趟厕所,所以,很多视频里,二涛的出场都是从厕所出来。

  有人问到张同学和二涛利益分配的问题,张同学几乎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:“只要有我吃的,就不缺二涛。”

  这个答案不让人意外。这样的感觉也贯穿了直播全程。如果不是对张同学足够喜欢,或者熟悉东北农闲时的聊天模式,大概很难有人能坚持听完全程。

  在某种意义上,这是朴实的代价。不过,数据最终也证实了朴实的价值。

  02

  选择

  至少在抖音的世界里,东北人张同学站在了老乡罗永浩的对面。他们分别成了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代言人。

  只是这一次,理想主义的标签不再属于主播罗永浩。在短视频世界里,他只是一台没有情感的还债机器。

  很多人还记得2020年的那个愚人节晚上,中年失意企业家罗永浩开启了第一场抖音直播带货。他或许特意选定了这个日子,这样的选择,确实也符合他惯常的戏谑和自嘲风格。

上一篇:刘昊然为人民日报撰稿,谈表演创作,体制内的演员太香了
下一篇:国家网信办拟规定:不得提供诱导未成年人沉迷的服务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